十五(1 / 2)

逢临万宗大选的日子,汾临城乃至整个麓襄一带,人多的如同犯了灾一样。

不管有钱的没钱的,都乌压压往汾临城挤,当然能挤进来,能挤到万宗那山脚下的,个个非富即贵。世家的公子小姐们装钱,都是用马车拉的。

离着万宗最近的云开酒楼,做梦都要笑死了。

“就看这细皮嫩肉的,能被收了才怪呢,要我看,我这种的去才更有希望……哎吆喂!”我抱住头,看向祥老头,“打我干什么!”

“臭丫头,我领着你好不容易进了汾临城,你不赶快去人多的地处摸索摸索,在墙角胡嘀咕啥。”

“哼,打吧打吧,打跑我你正好找个想要的小子,来,打吧!我看你等着谁给你养老送终!”

“你这丫头……”祥老头戳着我的额头气得说不出话,每次都是这样,这老头最怕我拿这种事要挟他了。

“天气这么热,要我是有钱的,才不出来,要在屋里享受,你看看街上,出来的不都是和咱们一样差钱的,干嘛早受这份罪!”

“还说,明天就大选开始,最多搞四天,不再捞点你对得起自己。”

“行行行。”我边应和着边起身,随手拽了朵脚边的秋灵子,当地人有秋灵子圆愿的说法,上香拜佛祭祖宗都乐意带上捧子。秋灵子花朵子片少,颜色半百不白,一花就拇指甲盖子大小,味道却香的腻人,和路过花楼时闻到的一样味一样。穷鬼进不了花楼,拿这个过过鼻子瘾还不赖。

大晌午,太阳一晃一晃,真要人命,祥老头铁不定在哪个阴凉地舒服。街上真没多少人,我走了个也遍没摸到个钱荷包,就去桥洞找花阳子,花阳子人没在,和他一块在桥洞待的人说他去万宗记名处了。

记名处在城门口一排杨树那儿。

已经是最后一天了,踩点来报名的人没几个。我看树荫下有个穿白褂子的人懒洋洋趴在桌上,桌上还零零散散放着几个木牌子。

“还能报名吗?”

那人听到动静,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,没动也不说话。

“还能报名吗?”

那人终于懒洋洋开口了,“出身牌。”

“没那玩意。”我如实回答。

他摆摆手,“那不行,没出身办不了。”

“嗨,怎么办不了,我怎么没听这说法呢。”

“没出身谁知道你哪里的小野种,要万一是魔道孽障呢,走走走,赶紧的!”

最新小说: 摸宝天师 我在德云当网红 从将夜开始签到诸天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帅教官 一个被纲手追杀的男人 我是废土巨人 打榜从大唐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