七(1 / 2)

我心悦于您。

即使罪无可恕,我也想把这罪孽的心绪令您知晓。

我站在原地,听着江万离的话,久久不能回神。

他把低着的头抬起,沾着血渍的苍白面颊,原来是昨日羞涩向我递白手绢的弟子。我给了他把瓜子,换了一整颗心。

“啊……那个……先不管这个了,咱们还是治你的伤要紧……啊,得赶快的啊,那个……晚了晚了……”结巴的人这次换我了。

活了两百来岁,老大不小的了,被人吐露这样的心思,是第一次,会让人……太奇妙。

“那什么,庆一年小弟子,庆一年小弟子——”我冲门外喊。这瓜娃子,该出现时候不出现,我要的绿豆汤也没放屋里,简直不要太过分!

我看躺在床上的江万离伤情愈重,只好丢下他自己去药峰请人。

药峰一把手程阔阔,是个浑身腱子肉的中年男子,半路从剑修转行成了救人的医者,虽然是有那么些天赋,却也比平庸好上那一点。我若是当年能老实坐下听几节课,不比他差。可惜药峰人少,真是便宜他成了峰主。

“我找你们程峰主。”我对着在外门晒药的小童子说。

“你谁啊?”那小童子看个子挺小,口气却挺大,眼睛更不好使。

想想床上的人,我好生好气解释,“我是清心峰的峰主,找你们程峰主救人,情况紧急的很。”

那小童子噗呲笑了声,“少骗人了,清心峰峰主还在床上躺着呢,你是哪号骗子?”

不生气不生气,我才醒不久,很多人没接到消息情理之内。小童子年纪小,没见识,不认识我正常。

“什么骗子不骗子,你把你们峰主喊出来,让他认认不就知道真假。”我催促道。

“哼,连万宗外的人都知道,清心峰峰主是不可多得的绝世大美人儿,”小童子很没有教养的打量我一番,“呵,就你这模样,真不嫌害臊!”

我……我记得年轻时确实有几个交好的人对我说过,我便当了真,还让人把这消息放了出去。现在看这小童子的态度,那感情是骗我的了,果然很让人火大啊。

把前尘的蒙骗加上刚刚受的无礼一并算上,我痛痛快快又赶时间地打完人,小童子才哭唧唧地告诉我程阔阔去白头山逮灵兽去了,三四天根本回不来。

我气得又踹了他一脚,这小童子太可恶,年纪小也该教训。然后又火急火燎往侯衷行住的小院儿赶去。

最新小说: 摸宝天师 我在德云当网红 从将夜开始签到诸天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帅教官 一个被纲手追杀的男人 我是废土巨人 打榜从大唐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