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(1 / 2)

“你就是放屁!”我凶狠地抓起被子朝侯衷行扬了上去。

“祥三呢?”他抓住被子,另只手掐上了我的脖子。

这侯老鳖下手真没个轻重!我顿时眼冒金星,喘不上气,不自觉地双手朝掐在我脖子上的那只手扒拉,他手上的劲才松了一点。

我猛吸了口气,一脚就往他身上踹去,他也不躲,生生接下一脚,压着声音闷哼了下,手却是一直牢牢掐着我的脖子的。

之后的事我也不愿多想,无非我把侯老鳖揍了,揍得不轻。到天一亮,有位小弟子推开门,就看到我靠着床榻坐在地上,床上摊着没醒的是侯衷行,不知受得什么惊,手上的食盒吧唧掉到地上。

一大早的,伴着小弟子边叫边跑的清亮声,人也清醒了,床上那位也动弹了一下。

我转过头,“怎么,舍着醒了?”

侯衷行起身,理着衣服,不搭理我,我就在一旁看着。

我心里笑,真是个欠揍的货,非要把你揍破了相,揍到起不了身,才肯脑袋通透。

侯衷行收拾妥当了,要出门的时候,我一把拉住他,“喂,昨晚还没问完呢,我怎么和从前不一样啦。”

他袖子来回地晃,想从我手中挣脱掉,我抓的更紧,“问你话呢!”

他背着我,声音清清冷冷的,“不记得也好。”

“我……你闹得什么啊,不记得什么,还哪里不一样了。”

“我希望你不记得。”

对,他丢下这一句,就把我留着凌乱了。如果他此时不是被我揍得像猪头一样,大概我还真会对着他的背影有些动情。他这幅腔调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和他有一腿呢。

我在屋里坐了一会儿,四处的打量,才发现这屋子与我常住的确实有些不太一样,窗边的那盆绿萝不知去了哪里,帘子什么的都换成了素净的白色,整个屋子冷清清的,没点人味儿。

直到听到敲门声,我想起到现在都没人来找我,比如,那日我瞧到的付宁宁。我醒来也该有老一会了,于单婴不来也就罢了,付宁宁这狗皮膏药不来就是有问题。

进来的是今早哭叫的小弟子,面生的很,他进来是收拾被他落在地上的食盒的。我走过去,他细着嗓叫了声祥峰主,估摸着是紧张,忘了行礼。

我盯着他,他眼睛鼻子都红红的,从进来开始就是,想必是受了不少惊吓,现在被我这一盯,泪都要落下了。

“你是哪个峰的,怎么没见过。”

我一开口,他吓得脖子一缩,颤兢兢地说:“回回,回祥峰主,弟子就是清心峰的。”

我摸摸脸,有这么吓人吗,我努力说着温柔点,“以前没见过你呀。”

那小弟子从嗓子嘤了一声,真的是哭了,“弟子,弟子一直是清心峰的。”

怕的什么!

最新小说: 摸宝天师 我在德云当网红 从将夜开始签到诸天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帅教官 一个被纲手追杀的男人 我是废土巨人 打榜从大唐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