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2、任务成功(1 / 2)

“提醒玩家姜念菡,太过心软,可能会导致其他任务失败。”

尽管姜念菡并不清楚所谓的系统究竟是人工智能还是别的什么,但到底也是不情不愿地相处了一段日子,深深植入在她脑中的系统向来都是冷淡得像台机器,极少会向她提供行动和想法的建议。

也不算是心软吧,总不能让我平白无故地把姜兰芷杀了......我是说,杀人也不是没做过,但姜兰芷才十六岁,也没做过什么丧心病狂的坏事......”

到底还是现代人的思维,姜念菡回答了系统的建议,但心里头又有些埋怨自己掩藏在心底的软弱。

姜兰芷十六岁,放在她生活的年代,还是个涉世未深的高中女生呢,再者说,她从未害过自己,好好一个孩子,怎么能直接痛下杀手?

好歹刘三公子是个名门公子,性情恬淡,生得周正,又喜欢琴棋书画饮茶吟诗这些文雅的玩意儿,与姜兰芷还是相配的,不失为一桩好姻缘——她在策划整件事时,便是如此想的。

“任务成功,奖励玩家姜念菡特殊道具。”系统却从来都是不顾她如何作想,随着冰冷的提示音再度响起,姜念菡感到,一个分量很轻的东西落入了自己系在腰间的荷包之中。

任务成功的奖励往往各不相同,有时候会赠予她一些有用的道具,特殊的药物或是武器之类的,有时候则是一些与攻略男主相关的物品,于她的攻略道路颇有裨益。

这是何物?

“你说得当真?”墨殊言见在场无人开口回应,便以极为沉着的口吻问了一句,目光却移到了刘三公子的面上。

那位刘三公子显然是个尚且青涩的少年,初尝了情事,光是看一眼姜兰芷便已经满面通红,面对墨殊言的问话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,结结巴巴道:早已听闻姜三小姐有一手好茶艺,平日里便连宫中的茶博士都会夸上几句的。半月前,我便开始与姜三小姐以书信相通,今日有幸受邀至王府赴宴,又收到了姜三小姐的书笺,邀我燕子轩相会......”

青年男女,情投意合,私下相会......刘三公子的话,寥寥几句便勾勒出了一个姜兰芷完全不知情的故事。

原来,自半月前,姜念菡便以姜兰芷的名义,给刘三公子送信传情了。

她显然是调查了一番京中适龄的公子哥儿们,尽管这位刘三公子的父亲任职于兵部,上头的两个兄弟也是自学步起便在练武场长大,但他却醉心于品茶之道,也时常借父兄的光,去宫中与御前的茶博士闲谈请教。

姜兰芷于茶艺上有所小成,京中的贵女圈都是有所耳闻,因此,姜念菡便以此为名头,开始与刘三公子书信往来。

一直到了今日,她早就知道芸娘会盯着自己的行动,索性故意与姜柳儿搭话,算是个声东击西之法,可暗中却买通了姜兰芷的丫头,在她酒水中下了些药,又悄悄儿地给刘大人家的三公子递了张纸条儿,约他燕子轩相见。

那丫头扶着头晕眼花的姜兰芷来到燕子轩,点起一枝催cui情的香来,只等那刘三公子来到中计,便功成身退了。

“既然如此,我觉得,大妹妹与刘三公子,倒不失为一桩好姻缘。”姜念菡眨了眨眼,在他们二人之中目光逡巡,随后又看向了墨殊言,“我替大妹妹求王爷权当做是成人之美,至于后面的事,我再去求我爹即可。”

她的目光真挚,又生来便有双清透明亮的眼睛,若孩童般明净,却又因眼角的三分笑意而带着点不自知的妩媚,即便是墨殊言这般冷面冷心的男人看了,也不由得心中生出种异样的感情来。

“也罢。”他微微颔首,面色不动道,“说到底,这是你们两家的事,这门亲事本王会与刘大人与姜将军提一句。”

听闻他如此说,姜念菡才放下心来。

待墨殊言走后,这屋内便立即热闹了起来。姜兰芷心中已是做了抉择,不愿再牺牲自己与大房捆在一条船上,但芸娘却免不了将怒火发泄在姜念菡身上。

只是身在王府,她一个做婶娘的大肆教训自幼丧母的姜念菡,总归是会落了人家的口舌。于是,她便只得咬着牙,握着姜兰芷的手,一双淬了毒般的凤目直直瞪着姜念菡的脸。

“你到底给兰芷下了什么药?”她不仅是说那令姜兰芷头晕目眩,才被引到燕子轩内的药,更是指姜兰芷今日在墨殊言面前拒绝大夫前来检验一事。

太古怪了,芸娘如此想着,手腕上的翠玉镯子都因难以抑制的愤怒而微微颤动。

“婶娘说得哪里话,难道是对刘家公子不满意?可是我却听闻,叔父与兵部的刘大人,关系甚笃,甚至......比跟我爹这个亲兄弟还要亲一些呢。”姜念菡刻意咬重了“关系甚笃”这四个字。

伙同外人坑害自家兄弟,无论如何想,都是令人不齿的。

最新小说: 摸宝天师 我在德云当网红 从将夜开始签到诸天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帅教官 一个被纲手追杀的男人 我是废土巨人 打榜从大唐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