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奇艺小说 > 游戏文学 > 王妃在上:王爷您马甲掉了 > 19、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

19、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(1 / 2)

“父亲已传书回来,不日便能返回京城,你们如此欺凌大房,莫不是叫他人看了笑话,叫前线保家卫国的父亲听了心寒?!”

她这句话可不是说给二房听的,而是说给京兆尹张大人听的。

唱月进府那日,为了尽快通知姜承林此事,她特意吩咐留守府中的姜家军士兵将信儿带出去,用最快的速度送到西南姜承林的手中。

军队中自有一套传递消息的法子,前日姜承林已经回信,叮嘱姜念菡等他回府后再处理唱月此人。

别人听了这话还好,可张大人在京城办案多年,周旋于众多世家大族与新贵之间,是何等的人精?

姜念菡这是在提醒自己!她是姜承林宠爱如宝的嫡女,那姨娘来路不明且不说,若是被姜承林知道,自己的嫡女险些丧命火场,分明有了证据,疑凶却逍遥法外,他这个京兆尹恐怕从此无法在姜承林面前抬头了。

知道拿自个儿那个有本事的爹来压自己......这姜家二小姐,只怕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善茬儿。张大人如是想。

他在这头不发话,芸娘却有些急了。

唱月是扳倒大房的关键人物,无论那火是不是姜念菡一手策划的,这脏水怕是都洗不掉了——可若是在二房动手之前,唱月就身陷囹圄,岂不是全部的希望都打了水漂?

“菡儿,你放尊重些,当着大人和长辈的面儿,怎能如此放肆?”她咬着牙,做出了一副主母的模样来,圆润的脸蛋上也现出几丝因焦躁与蹙眉而现出的皱纹来。

姜念菡却不吃她这套,什么规矩礼仪,都是空话,若是她能被这些唬住,岂不是白白死了这十几次?

“婶娘真是好糊涂!”她摇了摇头,紧咬着下唇不服道,“父亲不在家,忽然迎他的一个来路不明的外室进门,原本就是荒唐!我不过是为了姜家着想,反被人所害,婶娘竟然宁肯护着一个外人,却不肯心疼我险些葬身火场?看来祖母那日与我说得当真没错,二房胳膊肘子竟是向外拐的,指不定这杀人放火的姨娘与二房有什么干系......”

“胡说!”

这一声呵斥,竟然是两人同时发出的,一个是老夫人,一个是芸娘。

老夫人心中诧异,自己从来都是与二房站在一头的,又何时在姜念菡面前说过二房坏话?这小丫头恐是在使离间计罢了。

而芸娘则是心虚,二房想借唱月的前陈人的身份让姜承林落马,正好被姜念菡说中,难免面上发虚。

眼看着一场大火要变成姜家内斗,京兆尹张大人也觉得万分头疼,他重重地咳了一声,对手下的几个捕快使个眼色道:“行了,今日之事,二小姐说得有理,二夫人说得也有理,既然二小姐一力指证,又有证物,那本官就将这疑犯暂时扣押,待姜大将军回京后再听候发落!”

姜家大房二房不和,在京中早有传闻,他一个京兆尹可不想掺和进来惹得一身腥。好在二房的姜承汶没什么本事,他暂且扣着那姨娘,若真是姜承林的相好,就把说辞全推到他的宝贝女儿身上;若是二房使的什么诡计,那则更好,也算是他替姜承林办了件好事,日后也好相见。

尘埃落定,老夫人、芸娘等人自然不愿在姜念菡床前多待,冷哼一声便走了;荆珏则是有些尴尬,她名为大房的人,却又是芸娘的妹妹,随口嘱咐了姜念菡几句好好养伤,便也脚底抹油了。

白亦河似乎并不在意方才那场莫名其妙的闹剧,只是坐在一旁,堪堪将几张药方子写好,交给一旁服侍的碧桃道:“这是些对烧伤有益的方子,抓了来给二小姐服下,一日两次,连着用半月,等我复诊后再看伤口愈合得如何。”

“不必了,交给我吧。”姜念薇忙接过那几张纸,忧心忡忡地看了姜念菡一眼,而后道,“这丫头太过胡闹......还是我亲自抓药亲自煎煮罢,省得下人们再弄出些差错来。”

她又叮嘱了几句,这才轻移步子,整个内间,除了贴身服侍的碧桃,只余姜念菡与白亦河二人。

室内的气氛凝滞了片刻,无人开口,姜念菡只觉得这一场戏下来,自己浑身筋骨酸软,伤处也疼得钻心,不由地紧紧地咬住了嘴唇。

“很疼?”白亦河半眯着眼睛,看了她一眼。

——总觉得今天的白神医有些不一样了。

平日里,这个爱穿白衣服的男人总是翩翩君子的模样,温柔沉稳,中正平和,可今日却总觉得有些古怪,说话时的口气生分极了,倒有些墨殊言的作派。

姜念菡叹了口气,心里头一面别扭着,一面点了点头。

“下次还闹不闹了?”白亦河又开口道。

这话里头的意味又不一样了,姜念菡讶异地抬起头,一双小鹿般透亮的杏眼眨了几下,装作不解道:“白神医这是何意?”

“先给自己下药,然后再给自己卧房放火,二小姐当真是胆大。”他的眼眸一向是如夜幕般深沉的暗色,可今日却显得格外深沉,仿佛姜念菡此举惹怒了他一般,“即便二小姐这回命大,被人救了出来,可这咳嗽之症是落下了,身上的疤痕也未必能全消。”

最新小说: 摸宝天师 我在德云当网红 从将夜开始签到诸天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帅教官 一个被纲手追杀的男人 我是废土巨人 打榜从大唐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