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、无毒不丈夫(1 / 2)

窗外一道白光闪过,随即而来的是沉闷得仿佛捶打在人胸口的雷声——竟然下起了暴雨来,风雨声大作,而雷电声也令昏暗的室内更显得幽深诡谲。

姜念菡生得较寻常女子高大,平日里那张爱笑的娇憨的脸,此刻却令人心惊,她眼中的翻涌的怒气和威压,便如同雷电交加的雨夜一般,布满了阴霾。

“平日里你倚老卖老,偷懒带坏了一班下人不说,还时常从我房中内务捞些油水,我敬你是我的乳娘,又是府中有资历的老嬷嬷,我不便多管;”她缓缓道,“但是,你因此而愈加放肆,串通外人,企图卖主求荣,我绝不能饶你!”

谁知刘妈妈却是个经验老道的,哪怕是这般威压下,仍然死鸭子嘴硬,只跪在地上,却不肯认罪。

“哦?不肯认错啊......”姜念菡瞥了她一眼,“看来,得让刘妈妈知道,我这二小姐,可不是个面慈手软的菩萨心肠。”

晋王府。

书房中,墨殊言正提笔在一卷纸上写着什么,听见响动,抬眼道:“亦河,事情办妥了?”

白亦河依旧是一身白衣,原本白衣正是无功名也不入官场的平民男子的衣着之色,但穿在他身上,却总有种不同一般的贵气,不似真正的皇族墨殊言那般张扬肆意,却更加沉蓄温和,让人观之可亲,却不敢接近。

神医白亦河,大梁之中也算是家喻户晓的大夫,原本专精于岐黄之术,应当进宫当差,但传言中,白亦河与晋王乃是同门师兄弟,曾经有过命的交情,故此才在出师之后便进了晋王府,屈居于小小的门客之位。

而有些辛秘,只有晋王府的人才知晓,譬如白亦河颇受墨殊言的敬重,可以自由进出晋王府,譬如白亦河孤身一人多年,当日里墨殊言的亲妹妹倾心于他,也被他婉言相拒。

再譬如,尽管墨殊言颇受其皇兄的宠爱,但却在白亦河的挑唆下,意图谋反。这是掉脑袋的大事,所以只在下人间偷偷流传,一面生怕惹祸上身,一面又忍不住传些风言风语。

“王爷,事情办妥了,卫国寺的智清方丈已经同意王爷的提议,下月婉贵妃入寺进香时,他会按照王爷的意思安排。”

“你办事自来稳妥。”墨殊言专心于书写,状若随意地夸赞了一句后,便不再说话。

白亦河却神态自若,即便是在素来张狂的墨殊言面前,他也与往常没什么两样,微微一笑,而后又道:“我还在卫国寺遇到了姜家小姐,她似乎又惹了不小的麻烦,给她那个婶娘添了堵。”

这话头却并未引起墨殊言的兴致,他眼都不抬,不耐烦道:“女人家的事,不过就是些后院的腌臜争斗罢了。”

白亦河不置可否,轻声道:“王爷说得是,不过依我所见,姜家二小姐的确是王妃之位的不二人选......”

“王妃之事,本王与母妃再议。”

他直截了当地了结了白亦河的话,白亦河也有眼色,便告退了。

走出书房,白亦河的目光却渐渐幽深起来。

他对姜念菡说了一个谎,谎言原本于他而言微不足道,但却让他心头有些轻微的不适,这不适之感才是他想极力促成姜念菡与墨殊言的亲事的原因。

从他第一次在将军府对姜念菡出手相助时,便发觉这个装疯卖傻的将军府二小姐有些意思。

最新小说: 摸宝天师 我在德云当网红 从将夜开始签到诸天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帅教官 一个被纲手追杀的男人 我是废土巨人 打榜从大唐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