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、被抓住了小尾巴(1 / 2)

姜念菡被他的动作惊在了原地。

一来这个年代,男女大防比她生活的时代严苛得多,二来,白亦河竟然知道,她才是害得宝儿险些丧命于此的真凶。

白亦河的指尖在她的发间轻轻摩挲了几下,而后将抽出手来轻嗅了片刻道:“钩吻根三钱,番木藤一钱,碾磨成粉,可混合在水或饮食中,但依我所见,二小姐是借沐浴的机会将粉末放在了浴桶中,令那乳娘在清洗身子时中招。”

“因没有直接服下,乳娘的症状轻微,不过是身上隐秘之处发痒,起疹子,恶心作呕,不会引起警觉。但毒性借由喂奶时传到小少爷体内,幼童尚小,自然症状猛烈,若不是及时服药,光是高烧一夜,便足以让孩子从此痴傻。”

——原来不是摸头,而是去闻自己无意中留在发间的气味。姜念菡先是松了口气,而后,一丝失望又掠过了心头。

她作出平时那副天真又娇憨的模样,睁大眼睛道:“白神医,我不过是要回东厢房去就寝,你却忽然叫住我说了这一大通有的没的,我也听不懂,你可以放我走了吗?”

“哦?”白亦河却仍然平静温和,嗓音也是不紧不慢,“既然二小姐是要回房,怎么身边一个下人都没有?”

方才,她看见白亦河给那奶娘递方子,便猜到自己的计策已经被这人识破,只是没有在芸娘面前明说罢了;为了确认,她才支开了碧桃与刘妈妈,自己一人出了院子,想要看看白亦河究竟是否有心替自己隐瞒。

两味药材,一味三钱,一味一钱,碾磨成粉,混合在浴桶的水中,再由不知情的乳娘传给宝儿,猜得一点不错,只是,他为何脸上依然带着那种柔和的笑意,甚至笑意中还带着一丝......怜爱和宠溺?

一时语塞,脑海中再度响起了系统的警报声:玩家姜念菡,此人极为危险,多加小心。

危险?是指白亦河这个怎么看都人畜无害,温柔和顺的人,还是指眼下自己毒害堂弟即将被识破的境地?

系统没有回复,她一面呵呵傻笑着应付场面,一面飞快地思索着计策。

卫国寺之行,她早已猜到不会太平。芸娘为人太过张扬,又不懂收敛心计,就差把想要除掉自己写在脸上,她自然是早有准备。

她猜到芸娘要让自己落单下手,必然只有趁夜深人静之时,于是,她提前将两味药准备好,并刻意拖拖拉拉用完晚膳,好拖到最后才去沐浴。

原本主子下人不可能共用一桶,但身在卫国寺,只有一间房可供女眷沐浴更衣,自然不能太过讲究。她抢在奶娘之前沐浴,并将混合好的药末撒在水里,神不知鬼不觉,便能让奶娘中毒。

一切都如白亦河所说,奶娘不是服用毒药,所以症状极为轻微,轻到无人发觉,晚上,自然是要给宝儿喂奶哄睡的,宝儿接触到奶娘的皮肤,又吃了乳汁,一旦发作,便是猛症。

所以,那群匪徒才会听到离开的信号——芸娘原本打算将姜念菡掳走,可宝儿突发急症,她无暇再去害人,只得匆匆放了信号,饶过姜念菡这一马。

只是,姜念菡没想到,自己的沐浴之后头发披散着,无意间也沾染到了混合了毒药的水汽,这气味原本是极为轻微的,却没能瞒过白亦河的嗅觉。

“白神医你不会告诉婶娘她们吧?”眼下,她只能装疯卖傻企图混过去,毕竟白亦河若是想揭穿,无需撒谎说宝儿是惊风,显然,这个男子接连两次出手救她,是对她有些好感的。

白亦河扬起眉,指节轻轻敲了敲她的额头道:“你啊,你分明知道我要说,方才在西厢就说了。好好的一个聪明通透的姑娘,成日里装傻,日后嫁给晋王殿下,可怎么得了?”

他收回手的时候,指尖轻轻地掠过了姜念菡的睫毛,一点微痒的触感令她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。

最新小说: 摸宝天师 我在德云当网红 从将夜开始签到诸天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帅教官 一个被纲手追杀的男人 我是废土巨人 打榜从大唐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