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、婶娘又出事了(1 / 2)

“一个女人家,有什么了不得的?让我来会会!”偏生有那般杠头不信邪,见领头的那个败下阵来,又看了一眼姜念菡,虽说比寻常姑娘家高大丰满一些,但终归是个女人,若是制不过,日后还怎么在江湖上混?

他一个飞身上前,刚要伸手提住姜念菡的衣襟,却也被瞬间击中。

这一回他们倒是看清楚了,姜念菡手中执着的是一个管状的器物,能喷射出液体,凑近了过去便能嗅出一股刺鼻的辣味,想来,那两个打头的男人便是被这辣椒水击中双目,这才败了。

“我道是什么神兵利器,不过是曲曲辣椒水......兄弟们上!咱们这就将她擒住!”

姜念菡握着自制的木头水枪,暗自叹了口气。

她原本就没指望这辣椒水能顶住几个成年壮汉的攻势——说来也是无奈,她在现代时枪法奇准无比,在学校打靶练习时就连教官都赞不绝口,可惜穿到了没有热兵器的时代,只得自己用木头削了个玩具似的水枪过过手瘾。

白日里,芸娘找了个由头把姜念薇支开,整个西厢房只有刘妈妈、碧桃及月儿陪着她,其用心叵测,不难看出。再加上刘妈妈曾被自己训斥了一通,不服气转而投靠芸娘,也是意料之中的事。

只是她不曾想到,芸娘的手段竟这般粗鲁,整个卫国寺与她有过节的便只有芸娘院里的人,直接找几个江湖人士要将她掳走?

——她好歹也是将军府的大房二小姐,在卫国寺被强盗挟持,日后若是姜承林细究起来,寺中唯一的长辈芸娘难道能脱得了干系?这一着简直就是狗急跳墙,可见芸娘此人没什么心计城府,连带着她的两个女儿也是蠢钝。

眼前的四个壮汉见姜念菡立在原地不动,也无什么后手了,一个个便躁动了起来。他们原先接了这活计,对方要他们将这官家小姐掳走带到指定的地方,不用担风险,也不用杀人灭口,酬金不菲,如何看都是一桩不错的买卖。

一个壮汉率先上前,他先一手攥住姜念菡的水枪,而后轻松地将其掷到了地上,随后,他一只手呈爪状扼住了姜念菡的喉部,得意笑道:“这娘们儿细看下皮相不错,我说,等咱们成事了,我可要第一个尝尝滋味开个荤。”

其他三人听闻此言,也嘿嘿淫笑起来,而姜念菡却岿然不动,仿佛根本听不到他们口中的污言秽语。

她在等,等一个信号——芸娘害不了她,经历了十五次的失败,她早就知道先下手为强的道理。

一声拖长音的尖利嗡鸣忽然响起,捏在姜念菡颈间的大手忽然松开,四个壮汉狠狠地在地上啐了一口,便由来路离去。

“大哥,这信号是怎么回事?咱们都说好了,情急之时才有此信,叫咱们停止行动——”

“谁知道他们那头出了什么事?管他呢,拿钱干活,横竖定金也给了,不干就不干呗。”

几人的声音渐渐远去,直至听不到了,姜念菡这才以手扶着墙,整个身子松垮了下来。

说不怕是假的,她到底还是个年轻姑娘,就算学的是刑侦,也没正儿八经地跟几个真正穷凶极恶的暴徒较量过,这一遭强撑着下来,手心里头全是洇湿的汗水,指尖也控制不住地微颤着。

幸好她早有准备,否则......

“碧桃,你没事吧?”她早先便注意到,这群人虽然来势汹汹,但并未对房中的丫头碧桃下手,只是将她五花大绑塞了嘴巴丢到了门口而已,坐实了她的猜测。

再从他们的对话中可见,这群人并非什么见色起意的匪徒,而是受人所托,受命行事的。

被解开绳子的碧桃尚还含着眼泪,拉着姜念菡的手,显然忧心极了她的安危。

最新小说: 摸宝天师 我在德云当网红 从将夜开始签到诸天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帅教官 一个被纲手追杀的男人 我是废土巨人 打榜从大唐开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