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奇艺小说 > 游戏文学 > 王妃在上:王爷您马甲掉了 > 3、初来乍到,房中立威

3、初来乍到,房中立威(1 / 2)

“到底是武将出身,一个两个女孩子皆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......”将军府中,晋太妃一面步态优雅地穿过花园,一面与身边的墨殊言抱怨道。

墨殊言微微颔首,有些敷衍道:“母亲说得是,不过这婚事既然是父王和老将军当年作主定下的,总是要作数的。”

当日里,老晋王与姜承林一同驰骋沙场,是过了命的交情,凯旋之后,便定下了这门儿女亲家之约。如今墨殊言已到了成亲的年纪,姜家的几个女儿也已及笄,皇上遂又提起这约定来。

姜家共两房,大房两女,长女姜念薇早年毁了容貌,自然不是上选,次女姜念菡又素来有好武粗鲁之名,出身高贵的晋太妃压根儿看不上眼。至于二房那两个,身份到底低了一等,再加上方才姜念菡指证芸娘与姜柳儿设计陷害,晋太妃平生也最厌恶这等在后院里兴风作浪的女子。

“王爷,太妃,依微臣之见,那姜家大房二小姐,倒是不错的。”白亦河微微一笑,柔声道,“方才微臣见姜大将军护女心切,想必姜二小姐自然是家中得宠之女。再者说,虽然有古训云娶妻娶贤,但晋王妃总也得有些心胸计谋才好辅佐王爷,治理后院,姜二小姐反应极快,被人陷害也极为镇定,较之二房两位,算是上选。”

一个身份低微的门客如此品头论足将军府之女,按理说应是唐突轻浮,但显然白亦河在墨殊言心中颇有分量,他的话点到为止,却恰好中了墨殊言的心思。

所谓选妃,他看中的并非是才华容貌之流,若是能将姜承林的爱女握在手里......这必定能让他的士途再上一层楼。

墨殊言赞许地点了点头:“亦河说得有理。”

房中。

姜柳儿又羞又恼,两颊上泛起的桃粉色险些要盖过她为了见晋王而精心涂抹的胭脂:“姐姐,你不把话说清楚,我可不依!”

瞧瞧,哪怕气得浑身发抖,这小女子仍是娇俏得很,一咬牙一跺脚,不知有多招眼。

这就是差距啊......姜念菡在心里暗道,怕是再给自己十五次机会修炼,她也练不成姜柳儿这般恰到好处的娇柔俏丽,就连问罪都像撒娇。

姜念菡叹了口气,三步并作两步,直接伸出手去捻起姜柳儿腰间的一条大红汗巾:“柳儿妹妹,这东西,你是从何得来?”

是从......”向来伶牙俐齿的姜柳儿却一下子卡了壳。

“二妹妹不愿说,那我就替她说了吧。”姜念菡微微一笑,指着床上仍在昏迷的许云良道,“这许表哥么,常年在家庙中抄经为生,常用之物自然有股子佛前檀香的味道;可巧了,方才妹妹上前,我就嗅到了檀香,汗巾这等私密之物都能相赠,妹妹和许表哥的交情,怕是不浅吧?”

方才醒来,许云良口中叫着的不是她的名字,而是柳儿,那便坐实了与他有私情的并非自己;恰好姜柳儿腰间系着的这条汗巾又是檀香气味,正是送上门来的证据。

“胡说!什么檀香沉香,我家柳儿年方十五,哪会做这些勾当!”芸娘一把将姜柳儿拉到身后护着。

姜念菡却并不想放过这个堂妹,设局害人也便罢了,她此行目的是成为晋王妃,对手越少越好,既然姜柳儿和许云良确有私情,推他们一把又何妨?

“父亲。”她正了面色,面对姜承林盈盈下拜道,“后院之事,原不该让父亲为难,但今日女儿蒙冤,在晋王殿下和太妃面前着实是丢了脸面。咱们家庙中所供何香找来管家一问便知,到时与许表哥身上、这汗巾子一比对,便能真相大白了。”

姜承林拈着胡须,颔首道:“菡儿说得有理,今日之事,我立刻着人去查。晋王殿下选妃之事,日后二房只须让兰芷去便好。”

此话一出,在场众人神情各异。姜柳儿满面愤恨,芸娘则是及时收住,显得有些僵硬,唯独姜兰芷嘴角上扬,叫姜念菡看在眼里,暗自纳罕。

原来,这晋王当真是个香饽饽,哪怕一母同胞的亲姐妹,此刻也能幸灾乐祸。

最新小说: 摸宝天师 我在德云当网红 从将夜开始签到诸天 巨星从铁锅炖自己开始 开局妹妹被夺混沌血 无敌召唤之最强人皇 帅教官 一个被纲手追杀的男人 我是废土巨人 打榜从大唐开始